岳不群

岳不群金庸武侠小说《笑傲江湖》的主要角色之一,乃当今正教中十位最强的好手之一。绰号“君子剑”,在江湖上有不少为人称道的义举,暗地里却行阴谋鬼计,故被不少人称“伪君子”,其实是对其虚伪不实的反讽。

出场

书中形容岳不群,墙角后一人纵声大笑,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潇洒,笑道:“木兄,多年不见,丰采如昔,可喜可贺。”

人物关系和故事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精通“紫霞神功”,武功高强,人称“君子剑”,但事实上是伪君子。

妻子为同门师妹宁中则,独女岳灵珊,大弟子是令狐冲,还有劳德诺、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陶钧、英白罗等徒弟。

他为了取得《辟邪剑谱》,他假意救林平之并收他为徒。而令狐冲早在林震南夫妇死后,就马上把林震南有关辟邪剑谱的遗言告知岳不群。从此时到辟邪剑谱在福州向阳巷中现世,时间长达一年。而辟邪剑谱现世后,先被嵩山派夺取,再被令狐冲夺回。此后重伤的令狐冲挣扎著从杀死嵩山派中人的地方挪到福威镖局门口,早上才被岳夫人宁中则救起,那时候宁中则发现辟邪剑谱还在令狐冲身上。这段时间,任何一个真正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谋取辟邪剑谱的人,有很多机会能将剑谱拿到手。但是,辟邪剑谱在岳夫人第一次给令狐冲换药的时候还在,直到岳夫人第二次给令狐冲换药时,才消失。

由于要替风清扬保守秘密,令狐冲在思过崖上学会独孤九剑并没有告知岳不群,发现思过崖后洞中的失传剑法也未告诉他。令狐冲因习得独孤九剑,武功莫名大进,导致岳不群以为令狐冲拿了《辟邪剑谱》,两人嫌隙由此而生。随着情节发展,令狐冲和魔教日月神教中人交往越见密切,最终,在任盈盈招集属下聚集五霸冈为令狐冲治伤后,断绝和令狐冲的师徒关系。

岳不群知道劳德诺是嵩山派派来的奸细,于是刻意假装泄漏一部假的《辟邪剑谱》,让他去诱骗左冷禅。

为了修练“辟邪剑法”,最后甘愿自宫,并在封禅台上击败时任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用针刺盲他双目,不仅夺得合并后的五岳派掌门之位,亦成为了小说中武功最高的人物之一。

此时任盈盈看出手法与东方不败相似,察觉出岳不群是杀害定闲师太和定逸师太的凶手。

此时他和左冷禅的决斗也使得令狐冲看清是他杀死了恒山派的定闲师太和定逸师太,从此令狐冲对这位心目中最敬重的人大失所望。

他虽以较为深厚的内功底子(紫霞神功)修习《辟邪剑谱》,实力在林平之之上。

最后的山洞之战中,五岳派内自相残杀,岳不群捉住幸存的令狐冲及任盈盈,岳不群原欲杀令狐冲,后意外被恒山派女尼仪琳杀死。

性格

由于长期以来大众形成的岳不群的虚伪狡诈、阴险狠毒的形象,在政坛上会有人攻击政敌为“岳不群”。

笑傲江湖里面,曾有以下几个人直接或间接批评过岳不群:

  1. 风清扬—直称岳不群是小子,并认为他将令狐冲这块好材料教成了蠢木马。
  2. 冲虚道长—曾对令狐冲说:“尊师号称君子剑,度量却嫌不广。”令狐冲当场不耐。
  3. 林平之—对于岳不群偷林家袈裟十分不满。

三战令狐冲

岳不群与令狐冲这一对师徒曾经三次对战。

第一次在少林寺内。当时任我行偕同向问天一起上少林寺救任盈盈,令狐冲代表任我行一方出战岳不群;岳不群被击败,有人[来源请求]认为岳不群是诈输,好让左冷禅以为他没有练成辟邪剑法,放心并派。但是也有人[来源请求]认为,根据书中岳不群当时的内心独白,岳不群当时已经竭尽全力,诈输一说缺乏根据。事实上,岳不群当时是以冲灵剑法(令狐冲和岳灵珊共同创立的剑法)引诱令狐冲,并暗示会让岳灵珊嫁给他,要他假装败给自己;然而令狐冲想到任盈盈对自己情深意重,不忍让三人留在少林寺。在思考如何善后的过程中无意中以独孤九剑击败岳不群。

第二次是令狐冲为救任盈盈时与练成辟邪剑法的岳不群对战,令狐冲领会到应付辟邪剑法的方法,使令狐冲立于不败之地。

第三次在岳不群在思过崖外用渔网擒住令狐冲与任盈盈,在危急关头被恒山派仪琳误打误撞将他刺死。

武功

紫霞神功

紫霞神功是华山派气宗内功心法,是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内功,曾有一金句:华山九功,紫霞第一。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挡,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辟邪剑法

从《葵花宝典》中悟出的剑法,两者系出同源,与《葵花宝典》的修行方法一样,练辟邪剑法者必先自宫。动作迅捷诡异,外人只知道其招式乃匪夷所思。

人物经历

收徒林平之

林平之为福建福威镖局的大少爷,原为一名武功低微但教养良好的好少年。某日于酒铺中为华山派岳灵珊易容而成的“不会武功的丑女”出头,过程中误杀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之子余人彦,因此直接遭致林家的灭门惨祸,眼见全家几十上百口在一次又一次的恐怖威胁与血腥袭击中被尽数屠戮 ,父母更是在余沧海与木高峰的虐待下死去。林平之曾遇木高峰被其诱骗,至衡山因出声救令狐冲而被余沧海发现,余木二人对林平之两相争夺下,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出手调解,令林平之大为感动,又心生崇敬,终于拜入华山门下。 

赌斗令狐冲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而令狐冲是华山派掌门大弟子,由岳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对岳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情,是岳不群挑定的接班人。令狐冲原本钟情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岳灵珊,后因缘际会结识并爱上了魔教圣姑任盈盈。任盈盈因杀少林弟子被困少林寺要求其隐居,令狐冲结交漠北双熊,田伯光等群豪前去相救,中伏脱险后回少林寺见到任我行等人,并与众正派人士赌下三战之约,如若三战两胜才可安然下山。当任我行等胜出正要下山时,岳不群却点名赌斗令狐冲,使出冲灵剑法假意希望其回头好使令狐冲主动认输。令狐冲使出独孤九剑胜出后,岳不群恼怒出腿偷袭令狐冲,腿被震断。

执掌五岳派

五岳剑派盟主左冷禅有一统五岳剑派,消灭日月神教,成为武林霸主的野心。为统一五岳剑派,他不惜派人对付或收买其余四派,派劳德诺到华山派当卧底,却被岳不群反过来利用。岳不群将假的辟邪剑谱由劳德诺之手送到左冷禅手中。左冷禅意欲统一五岳剑派,虽当中三派掌门人皆不同意,但仍威逼利诱,招集五派于嵩山比武,却在岳不群的处心积虑下功亏一篑。岳不群与左冷禅在封禅台上决斗,使出真的辟邪剑法击败左冷禅,成为五岳剑派掌门。

命丧思过崖

岳不群得到掌门之位后,听闻女儿为令狐冲所杀,结果误中陷井,被任盈盈逼服魔教毒药三尸脑神丹。其后左冷禅不甘失败,利用各派进思过崖观看秘洞招式之际,妄想利用洞内机关铲除各派。山洞之战后,岳不群逃出山洞,与令狐冲和任盈盈不期而遇,为得到“三尸脑神丹”解药 ,用渔网困住令狐冲及任盈盈,对峙之际,被恒山尼姑仪琳杀死。

人物关系

与左冷禅

岳不群与左冷禅,一个被称为“伪君子”,一个被称为“真小人”,都是疯狂的权力狂。在为个人私利不择手段谋取更大权力这点上,没有丝毫差别,可说是难兄难弟;但在如何夺权的策略和手段上,则分出高低来了。

左冷禅也贪婪、凶狠、狡猾,但和岳不群相比则大为逊色了。他城府没有岳不群深,谋算不及岳不群远,伪装没有岳不群巧。他精心策划的每一个行动,几乎都逃不出岳不群的掌心。在权力角逐当中,左冷禅只充当了捕蝉的螳螂,而岳不群却当仁不让地成了黄雀。这是一场“伪君子”和“真小人”的较量。如果说左冷蝉是权力角逐中的恶狼,那么,岳不群就是恶狼加狐狸。

左冷禅是五岳剑派盟主,手执五色令旗,可以发号施令。可惜疯狂的权力欲,使他并不以此为满足。他有一个“夺权五步曲”:第一步,当上五岳剑派盟主(已实现);第二步,五派归一,由他出任掌门(正在进行);第三步,与少林、武当鼎足而三,并兼并之;第四步,一举消灭魔教;第五步,称王称帝,长生不老,万寿无疆。当然,这“夺权五步曲”是方证大师和冲虚道人根据其人其行概括出来的,左冷禅是否真有此“五步曲”则不得而知。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这“五步曲”有也好,没有也好,在权力角逐中都将把左冷禅置于不利地位。假设左冷禅真有此“五步曲’,而为政敌所知晓,所揭露,那无异于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假设没有,而政敌认为有,同样也将他置于火山口上,成为众矢之的。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夺权五步曲”与其说姓左,不如说姓岳。可惜连道行高超、世事洞明、政治经验丰富的方证大师等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反而认为岳不群是抗衡左冷禅野心的最佳人选。仿佛左冷禅得逞就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而岳不群当权就可以天下太平,莺歌燕舞!左冷禅和岳不群孰高孰低不是不言而喻了吗?

岳不群和左冷禅最精彩的较量是在三月十五日的嵩山并派大会上。左冷禅经过多年策划、费尽心机、苦心经营,对五岳各派或分化瓦解,或拉拢利诱,或大打出手,终于迎来了这一天。这一天他邀朋约友,大搞庆典活动。他重修了封禅台,他组织了仪仗队、啦啦队,踌躇满志地准备坐上五岳派第一把交椅。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辛辛苦苦地搭起的台子,唱戏的却是岳不群。岳不群为了这一天,同样是多年策划,费尽心机。他深知自己没有左冷禅那样的名望和权力:他不是五岳剑派盟主,不能像左冷禅一样名正言顺地发号施令。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左冷禅,左冷禅有武功一等一的“十三太保”,而他门下弟子七长八短、大为逊色。但他头脑冷静、审时度势、不露声色、谋定后动。为了这一天,他作了以下准备:一、用阴谋手段取得《辟邪剑谱》,不惜自残,自宫练剑。练好辟邪剑后严守机密(连妻女都不知)。在少林寺和令狐冲比剑时故意震断左腿,以苦肉计麻痹政敌,使左冷禅误认他“内功修为不过尔尔”。二、对左冷禅打入他内部的奸细劳德诺,他不动声色,优礼有加。关键时刻来个将计就计、将假的《辟邪剑谱》通过奸细送给左冷禅,使左冷禅以假为真,入其圈套。三、让女儿岳灵珊修习五岳剑派各派武功,为在嵩山大会上以各派剑术战胜各派打下基础。四、直到嵩山大会这一天,他都没有停止他的阴谋活动,他不失时机一反常态地暗示令狐冲,愿让他重立门派,感动得已当上恒山派掌门的令狐冲泪流满面,决心惟他马首是瞻。

双方都自认为万事俱备,胜券在握,接下来就是比剑夺帅。这是全书最精采章节中的 一章,对人物性格作了淋漓尽致的刻划(本文原文照抄,略加评点,括号内为笔者所加)。

(左冷禅迫不及待地向岳不群挑战)岳不群却说:“久存向左兄讨教之心,只是今日五岳派新建,掌门人尚未推出,在下倘若和左师兄比剑,倒似是来争做五岳派掌门一般,那不免惹人闲话了。”(说得多么动听!处处不忘谦谦君子之风范。久存此心是真,不争做掌门是假,此公语言的特点是真中有假,假中有真)。

(左冷禅却不理他这一套。)说:“岳兄只消胜得在下手中长剑,五岳派掌门一席,自当由岳兄承当。”岳不群摇手道:“武功高的,未必人品也高。在下就算胜得了左兄,也未见得胜过五岳派中其余高手。”(以已之长,攻敌之短,显然还未动手,岳不群在典论上就胜了第一回合。)

……岳不群拱手道:“左兄,你我今日份属同门,咱们切磋武艺,点到为止,如何?”

左冷禅:“兄弟自当小心,尽力不要伤到岳兄。”……

岳不群微微一笑,朗声道:“刀剑不生眼睛,一动上手,难免死伤,这话不错。”转头向华山派群弟子道:“华山门下众人听着:我和左师兄是切磋武艺,绝无怨仇,倘若左师兄杀了我,或是打得我身受重伤,乃是激斗之际,不易拿捏分寸,大伙儿不可对左师伯一怀恨,更不可与嵩山门下寻仇生事,坏了我五岳派同门的义气。”(多么冠见堂皇!多么通情达理!多么顾全大局!然去岳不群战胜甚至杀死左冷禅早已成竹在胸,这些话与其说是说给华山派弟子听,毋宁说是说给嵩山派弟子和在场的其它第三者听。既堵住了嵩山派失败后闹事的后路,还争取了第三者的同情和支持,又不失表现自己的君子风度,可谓一石三鸟!)

左冷禅听他如此说,倒颇出于意料之外。(真小人难度伪君子之腹,不出意料之外也不行。)岳不群微笑道(一直微笑着,此公笑神经可谓发达。):“我五派合并为一,那是十分艰难的大事。(岳花费的心血,付出的代价确实不小。)倘若因我二人论剑较技,伤了和气,五岳派下同门大起纷争,那可和并派的原意背道而驰了。”(不惜自残而即将得来的桃子容易吗?它应该是一个鲜嫩的桃子,而不是一个烂桃子。可惜左冷禅利令智昏,居然认为“此人已生怯意,我正好乘势一举将其制服。”蠢极!岳不群不战而又胜了第二回合。)

在比剑的过程中,岳不群用真辟邪剑法打败了左冷禅的假辟邪剑法,施放毒针刺伤左冷禅手掌,刺瞎左冷禅双眼, 这些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对读者来说是事后才知道的),而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岳不群得胜后马上走到台边,拱手道:“在下与左师兄比武较艺,原盼点到为止。但左师兄武功太高,震去了在下手中长剑,危急之际,在下但求自保,下手失了分寸,以致左师兄双目受损,在下心中好生不安。咱们当寻访名医,为左师兄治疗。”紧接着又以五岳派总掌门的身份,委任反对自己最力的嵩山派头面人物汤英鹗、陆柏会同左冷禅主理原篙山派事务。岳不群就是以这种“不计前嫌”的政治手腕和迅雷不及掩耳的应变措施安抚了劲敌,消弥了一场可能即将发生的危机。至此,岳不群彻底击垮了左冷禅,取得了这场权力角逐的最终胜利。

与令狐冲

岳不群责任大,压力重,令狐冲“笑傲江湖”;岳不群深谋远虑,令狐冲大大咧咧,顾前不顾后。两人无论从性格或做人的准则看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可命运却偏偏将他们纠结在一起,合演了一出政治悲喜剧。

岳不群是华山派掌门人,令狐冲是华山派掌门大弟子,是岳不群选定的接班人。令狐冲是孤儿,岳不群夫妇将其抚养成人并授以武艺,令狐冲对岳不群始终怀有父亲般的感情。岳不群也曾寄希望于令狐冲。在华山他曾对令狐冲说:“你是本门大弟子,我和你师娘对你期望甚殷,盼你他日能为我们分担艰巨,光大华山一派。”可是,这对情同父子的师徒,最后却分道扬镳,这其中的原因很值得探讨。令狐冲放浪形骸,行为有失检点,结交邪教人物是师徒矛盾的起点。在令狐冲看来这纯粹是个人行为,无关大局。正教中有好人、坏人,邪教中也有好人、坏人。交朋友就要讲义气,重然诺,有恩必报,但既然师父不高兴,以后注意就是了。岳不群却不这样认为,岳不群说:“冲儿,我瞧人家救了你一命后,你于正邪忠奸之分这一点上,已然十分糊涂了。此事关涉到你以后安身立命的大关节,这中间可半分含糊不得。”“此事关系到我华山派的兴衰荣辱,也关系到你一身的安危成败。”岳不群为什么把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呢?原来“正邪不两立”是岳不群为了夺取武林最高权力而打出的一面旗帜,是他的政治资本。岳不群就是要以这面旗帜,在武林中“安身立命”,在正邪两派无休止的争斗中浑水摸鱼,“光大华山一派”,进而夺取五岳剑派最高权力,最后称霸武林。对他来说这显然是“大节”,是原则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立场问题,正如保家卫国的战士怎么可以投靠侵略者!而令狐冲不仅不高举这面旗帜,反而结交邪派人物,这就必然有损于华山的清誉,有碍除魔卫道的大业,师徒矛盾就由此而产生了。

而令岳不群恼火的是,令狐冲在思过崖面壁 一年,非但没有悔过自新,反而在思过崖学了剑宗剑法。“剑气之争”是华山派内部剑宗和气宗之间权力角逐的焦点,岳不群就是在剑气两派的斗争中登上华山派权力宝座的。没有气宗就没有岳不群,没有气宗的胜利就没有岳不群的胜利。“气重于剑”或“剑重于气”绝不是技艺问题、方法问题,而是敏感的政治问题,是有关岳不群的政治生命,有关岳不群的权力宝座的原则问题。难怪,对华山派内部“剑气之争”向来讳莫如深的岳不群,认为“这是本派的大机密,谁也不能泄露出去”的岳不群,此时此地不得不郑重其事地对群弟子进行了一次“正邪两途”斗争的教育了。

提出“纲举目张”,“什么是纲?什么是目?务须分得清清楚楚。”并警告令狐冲:“如果你沿着目前的道路走下去,不出三年,那便是‘剑重于气’的局面,实是危险万分,不但毁了你自己,毁了当年无数前辈用性命换来的本门正宗武学,连华山派也给你毁了。”“倘若你执迷不悟,继续走剑宗的邪路,嘿嘿,重则取你性命,轻则废去武功,逐出门墙。”声色俱厉的一席话,吓得令狐冲“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连称“弟子决计不敢”。虽然此时岳不群并没有采取严厉的组织措施,但可以想见,在岳不群心中一定有了这样的判断:“此人不可重用!”

药王庙一战,华山派在药王庙遭蒙面人和剑宗封不平、嵩山派汤英鹗等人袭击,眼看要全军覆没。令狐冲救了华山派。岳不群不但不予以嘉奖,反而大发雷霆,冷笑道:“你武功到了这地步,怎么还会将师父、师娘瞧在眼里?我们华山派这点点微末功夫,如何能当你神剑之一击?“从此一路上暗中派人监视起来,此后不久,令狐冲结交了任盈盈杀害了少林,峨眉等派弟子。岳不群即将令狐冲逐出门墙,遍告江湖各门派,将令狐冲逐出门墙,并“如有再犯,祈正派诸友共诛之”。师徒冲突已经公开化到不可调和的地步。

外貌描写

青衫书生,轻袍缓带,手摇折扇,神情甚是潇洒。颏下五绺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驻颜有术,看起来约四十来岁,神仙般的人物。

(原文:一个青衫书生踱了出来,轻袍缓带,右手摇着折扇,神情甚是潇洒。

林平之眼见这书生颏下五绺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知道适才是他出手相救,听得木高峰叫他为“华山派的岳兄”,心念一动:“这位神仙般的人物,莫非便是华山派掌门岳先生?只是他瞧上去不过四十来岁,年纪不像。”待听木高峰赞他驻颜有术,登时想起:曾听母亲说过,武林中高手内功练到深处,不但能长寿不老,简直真能返老还童,这位岳先生多半有此功夫,不禁更是钦佩。) 

武功绝学

1、华山剑法:

轻灵机巧,恰如春日双燕飞舞柳间,高低左右,回转如意,剑法精奇。

2、紫霞神功:

华山派称誉江湖的上乘内功,它初发时若有若无,绵如云霞,然而蓄劲极韧,到后来铺天盖地,势不可当,发功之人脸上满布紫气,故有“紫霞”之称。

3、太岳三青峰:

迅速攻击敌人三剑飞剑,向对方随机发出三种不同的攻击招式,一剑强似一剑。

4、夺命连环三仙剑:

华山派剑宗绝技,三剑一气呵成,起始当头直劈;若对方斜身闪开,则圈转长剑,拦腰横削;如果对方还能避开,势必纵身从剑上跃过,则长剑反撩,疾刺对方后心,对方背后不生眼睛,势难躲避。

5、辟邪剑法:

是从《葵花宝典》残篇中悟出的七十二路剑法,两者系出同源,厉害在于一个“快”字;出手如鬼如魅,迅捷无伦,变化复杂,剑招极快而且怪异;辟邪剑法虽然号称七十二招,但每一招各有数十著变化,一经推衍,变化繁复之极,换作一般人,纵不头晕眼花,也必为这万花筒一般的剑法所迷,无所措手;使到极限时,对手甚至连自己的身影也瞧不清楚,只看得头晕眼花,胸口烦恶,只欲作呕。

人物争议

  1. 岳不群在全书中所干的坏事,皆为他人指控,并无真实确凿依据。任盈盈指控岳不群数次想杀令狐冲,细看则皆为推测,实则并无此事,令狐冲自违反门规被逐后,岳不群并没有收回武功、清除门户,两人也少有交集,在少林寺的交手,则是为了撇清华山派和魔教的关系,在林中的交手,则是令狐冲与任盈盈、魔教长老一拨,岳不群作为正道领袖,自然出手。至于恒山派两位师太在少林寺之死,时间对不上(岳不群一直与正道中人在一起,以待伏击一干邪魔歪道),而且任盈盈所说多有自相矛盾之处,真相如何实在难以言说。而林平之所说被伤时听见英白罗叫师父,但之后英白罗死去,而且面目全非,实在可疑,且之后岳不群对林平之再未加害,不然以他武功纵是日夜防备岂能逃过!

  2. 细数华山派的实力,可以除了岳不群、宁中则外,就只有几个二代弟子,都不堪大用(而且劳德诺、英白罗身份存疑),为了躲避桃谷六仙外出、被左冷禅指使的十五个黑衣人差点灭派……这点实力若说岳不群一直处心积虑地称霸江湖,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3. 五岳并派岳不群当上五岳派掌门,但他并没有强求五岳合并,而是让五派仍是自行其是,和以前没有分别,可见他根本没有统一五岳的准备,不然也不会寻找自己失踪的女儿都要亲自出马,找了许久才被人别有用心地引了过去,最终惨遭胁迫!至于书末恒山派弟子被掳去华山,更像是田伯光等人受魔教指使导演的一场栽赃嫁祸的好戏,哑婆婆一口道出了真相。说岳不群想称霸江湖,当真是天大的冤枉!

  4. 人们总是说岳不群利用岳灵珊接近林平之,害了女儿。细看岳灵珊与林平之本来就是一对璧人,两情相悦。岳不群从未干涉。甚至在三战的时候为了撑起祖业,想让令狐冲回归并且把岳灵珊许配给他。只是令狐冲不肯回头。后来林平之因为和岳家的误会刺伤了岳灵珊,这本来就不是岳不群能想到能控制的。毕竟就算岳不群真的刺伤过林平之,又总不会故意让他知道来害女儿。况且剑谱已经到手,也没有必要让岳灵珊留在他这样武功低微的弟子身边!更没必要让他也练成剑谱(本来也就没给他)!

  5. 岳灵珊乔庄去开酒店,林平之和余人彦打斗闹出事儿!这都是可以控制的吗?林平之和余人彦一定会碰面?一定杀的了余人彦?难道又是岳不群叫余沧海灭林家的?如此神机妙算又怎么会掉进陷进中毒?

人物评价

人们爱把岳不群称为君子 ,窃以为“君子”一词很能界定岳不群这一类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善举没有毅力是不行的。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 而岳不群的形象是知识分子,小说中有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对岳不群这一类正道侠士来说,则是“人在权力场,身不由己。”岳不群的一生是身不由己的一生。他不杀人,别人就要杀他;他不搞阴谋诡计,别人就要搞阴谋诡计除掉他;他不自宫练剑,别人就要自宫练剑,一统江湖。他靠阴谋诡计夺取权力,就要提防别人用阴谋诡计搞垮自己。可以说他每时每刻、每处每地都为了华山基业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失去了普通人的生活,失去了做人的乐趣。

推荐文章